热门TAG: 欧美一级高清片 ,高清无码欧美日韩在线观看 欧美风日韩高清无码 亚洲国产欧美日韩中文字幕,亚洲自国产拍偷拍,欧美一级a视频免费观 看 欧美阿v一级看视频 欧美阿v高清资源不卡在线播放
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论  »   岳母的肚子搞大了(最完整版) &
岳母的肚子搞大了(最完整版)

岳母的肚子搞大了(最完整版)



“和小颖到底怎么回事?”岳母略带严肃的问我。

(实际上我并未结婚,应为女友的母亲,为简便称呼,下文均用岳母代替)

“没什么啊,最近工作不太如意,不想把情绪带给小颖!”

岳母看了我一眼似乎尚有疑虑。我不再说话,看着车窗外的街景,心里一阵烦躁。妈的,那么好的天气我却一付鬼心情,自己看自己都不顺眼。

“喔!到了。”

“好的,谢谢伯母!”

我打开车门,岳母探出半个头向我微微一笑:“到了给小颖打个电话。”

“OK!我会的,代我向小颖问好。”

岳母一踩油门,轿车一阵风似的转眼就消失在街头。我想着岳母刚才的眼神心里有点不寒而栗……

岳母出身世家,祖辈几代镇守边陲,至民国时代起家境开始没落之后和普通人家无异。但那流淌在身体内的血液却无时无刻不在证明岳母的高贵血统,岳母是独生女也许为重振祖宗基业吧,风华正茂的时候下嫁当地一位毫无文化的暴发户,一时富甲一方。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不几年夫君因经济问题潜逃海外再也没有消息,家业大半被国家没收,岳母独自一人把爱女抚养成人,不过即便以目前不到10分之一的财产也足可令母女俩不愁吃喝的用一辈子。

岳母自小聪慧过人对古诗词有极高造诣,相人之术也有过人之处,刚刚看我的眼神高深莫测似乎发现了什么,一想到这里我更加心慌意乱,情绪低落到极点。

飞机缓缓冲上云端的时候我的心情仍未脱离地心的引力,秘书雪敏在旁边解说着档,我含含糊糊的应答着,时不时瞟眼看看她。

我有女友公司人尽皆知,正因为如此我才和雪敏保持着非常微妙的关系。

我非常喜欢和她聊天,就如她也喜欢看我拿着啤酒大声吟诵“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一样。我时常想,假如我先认识雪敏的话,也许一切都会改变……

进入酒店洗了个澡后心情略微好了点,我拨通了小颖所在医院的电话:“我已经到了,不用当心,还好吗?”

“嗯!还好啦,注意身体别工作太晚,早些回来我会想你的……”心中升起一片温暖,“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你也多注意休息。”

“……要是……我说的是假如……我怀孕……”

“别想那么多,真有那么回事我们结婚就是了,你不愿意吗?”

一阵烦躁油然而生,好不容易有点好心情一扫而光。操,我心里骂到,最近内心深处经常冒出肮脏字眼好像唯有这样心理才会平衡些。

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怔怔出神,这世界怎么了了?为什么偏偏是我?把所有能记忆的坏事全想了一遍也没有什么出格的啊,何以会遭此天遣……妈的。

这次出差比较顺利,两天就把事情了了,第三天雪敏陪着我去逛街,给小颖和岳母挑选了几件礼物,晚上几个客户回请我到我下榻的酒店夜总会里玩,特别挑选了位身材脸蛋一流的小姐陪我。看到她那风骚的淫荡样子我马上想起小颖,内心隐隐作痛推脱身体不适早早告辞回房间睡觉了。

约到凌晨4:00服务员敲开房间门拿着一迭账单请我付账,我一惊忙问怎么回事,原来那几个客户全喝多了搂着小姐去哪里逍遥把付账的事给忘了。

我眉头一皱心里说不出的厌恶,号称经济高度发达的城市居然有如此低素质的公司,敲开雪敏的房门让她先把帐付了并连声向服务员道歉!

雪敏显然没想到我竟然没有和客户一起去淫乱,眼睛睁得大大的,我也懒得和她解释回头就进了房间继续睡觉。

其实我知道这会进一步增加她对我的好感,但似乎我内心深处却又想逃避,也许,经过那件事后其实我仍深爱着小颖……

第二天一早我来到客户的办公室,有礼貌的请总经理为昨天的账单报销,总经理脸红一阵白一阵的相当尴尬,本来是为我送行而请我消费最终却让我付账。

看得出昨晚那几个员工非得被老总狠狠的K一顿,总经理不好意思的亲自把我送出办公室,走出一段距离后我隐约听见他用恼怒的语调叫昨晚那几个员工立刻到办公室一趟。我微笑着心里升起一种强烈的快感。我……是不是有点心理变态?

又回到了这个养育我的城市,父母、小颖、岳母、工作……唉……之后的几天里我一直推脱工作忙只和小颖一起匆匆吃过一顿午饭,小颖在电话里告诉我经期又来了,补救的避孕措施生效了,看来上次不会出事,语气里说不出的高兴,我冷冰冰的应诺着,匆匆挂断电话。

经过上次出差后,秘书雪敏暗地里打听了我的一些琐事,诸如是否爱赌博啦,是否爱去风月场所啦等等,相信答案一定令她很满意,从她看我的眼神能完全体会得出来,大家都是受过正规教育的人,尽管彼此的印象都很不错,却小心翼翼的守着那层底线。

每天我的办公桌都会有插着一束百合,那是我最喜欢的花,和秘书不过相处两月有余,她能知道。而和我相恋近一年的女友却不知道……

尽管我尽力掩饰,父母也发现一丝蛛丝马迹,连声问我最近小颖怎么不到家里做客,我不耐烦的又把那些谎话重复了一遍,父母厉声告诫我不得做对不起小颖的事。我松开领带懊恼的进入房间再也不肯听他们唠叨。

这是我第一次不礼貌的对待父母,其实小颖是个多方面都极出色的女孩,难怪父母如此喜爱她,在家里地位都快超过我了。

小颖在岳母的教导下知书达理,对长辈相当有礼貌,难得得是岳母教导有方,虽家里有些家产却仍按普通家庭的成长模式教导女儿,小颖按自己的意志成为一名出色的护士,经常受单位表彰。从小就接受良好家教,虽家境很好但全无一丝大小姐的臭脾气。我们相恋大半年直到去见她母亲后我才知道原来小颖也算作富家子弟。

而我呢,父母比较传统,很多不良习惯在我身上几乎没有,毕业后几经拚搏混上个部门经理,不算坏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好在没什么大的毛病又相当孝顺父母。

当初小颖和岳母也是看到这些优点也才对我青睐尤加。我爱小颖,能娶到这样一位妻子可说是男人的福气,小颖绝对会成为那种传统的贤妻良母,除了一点……要不要告诉父母?如此难以用语言说明的问题不知父母能否接受,毕竟隔了整整一代啊。

思来想去一点办法也没有。就这样,一种紧张诡异的气氛逐渐占据我的生活,以岳母精明如斯的个性不可能看不出我和其爱女发生了危机,大家的关系越来越有点微妙,矛盾而痛苦的心情一直折磨着我。仅仅10来天我仿佛换了一个人……

“今晚早点来家里吃饭,小颖会提前回来,没问题吧?”

岳母说话永远是那么干练绝没有一句多余的话。放下电话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该来的毕竟会来……中午乘午休去按摩了一下理了理发,岳母很注重仪容仪表,尽管我不敢保证是否在今晚会控制不住自己说出分手的话……“分手”想起这两个字我有一丝恐惧。其实,我很爱小颖……

下午雪敏可能很久没见到我如今天这般光洁了,在公司门口看到我后过来和我聊了几句,最近唯一能令我忘记烦乱的就靠雪敏了,雪敏手里有一束百合,给我的吗?聪慧的女孩。

可能想到今晚我也许会解脱吧,一时肆无忌惮的和她聊起来,末了我们握手告别,今天不知怎么地我的手掌迟迟不肯收回直到雪敏挣脱方才猛然省悟,不好意思的笑笑,举手作别。

“……我在你们公司对面……”

岳母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神秘莫测的女人,刚刚……不会被她嗅出些什么吧?

“伯母,真巧啊……”

“不是巧合,我买点东西,本就是顺便来接你的……有些事,也许我们该谈谈……”

像做贼似的我上了岳母的车,冷汗一阵阵的往外冒。

“天气真热……”

我慌乱的掩饰着,岳母瞟了我一眼,一言不发。在路上我们一句话也没说,当看到岳母洋楼地下室小型停车库的门时我不禁悄悄吐了口气。

停车室的门徐徐打开,小车无声无息的滑进车库大门。到了,岳母却并未下车,一按遥控器车库门徐徐关上,墙壁上的两盏壁灯忽闪忽闪的光线有些黯淡。

我根本不敢看岳母的脸手摸在车门上,下也不是坐也不是,呼吸越来越急促浑身冒汗。

良久,岳母用绝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语调缓缓开口:“对女友的忠诚也是男子汉的必备条件之一,同意吗?”

“同意!”

虽然我并未干出格的事,但心里仍一阵发毛,在高贵的岳母前我一向非常敬重,连撒谎的勇气都没有。

“小颖是我最珍视的一件珍宝,我不愿意她受到任何伤害……”

“我知道……其实有些事不像您想像的那样……”

“我想像了什么吗?”

“也许……也许您对有些事误会了,刚刚……”

“我误会了什么?比如?”

“我爱小颖,您知道的,只是……有时候……”

“只是并非只有小颖能入阁下法眼?”

我每句话都被岳母用冰冷的语调打断,甚至隐隐有一丝恶毒的语气。父母为了自己的子女什么都可以不顾,这我知道,但一个男人的尊严岂可任人践踏,我腾的一声打开车门走出来背对岳母同样用最冰冷的语气说道:“小颖是个优秀的女孩,可惜……她不能算真正的女人……”

“什么???”

岳母也迅速从车里走出,毫不掩饰自己的诧异,从未看到我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话吧。

“你对她做了什么?”眼里竟然一片怨毒的神色。

我此时已极度反感这个妇人,心中一热:“我说她不属于真正的女人,一个女人应该懂得怎样令自己的男人快乐……”

岳母的面部表情开始扭曲,风度?不过是做给别人看的表像而已……

“您的女儿不再是处女,上个月她已彻底告别少女时代,不错……我和她上床了……”

我越来越激动,用近乎咆哮的语气吼道。

岳母的表情相当复杂,爱女是自己的骄傲,她把全部爱都给了女儿,如今爱女的男友却在她面前斥责女儿不是真正的女人……

上个月作爱的场景一副副浮现眼前,小颖闭着眼睛一付世界末日来临的样子,完事后立刻起身用纸巾把下体擦了又擦,好像留在下体的液体是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我们在作爱吗?No,我看说强奸更合适些。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令您骄傲无比的女儿在床上像一具木头……我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性趣和她上床”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岳母喃喃的自言自语,似乎在沉思什么。

就在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小颖的性冷淡和岳母有不可分割的关系,以前只要提到性这方面的话题小颖总是浑身不自在,很显然岳母从小就对爱女灌输了大量封建思想,对性忌讳之极,也许小颖认为一个良家妇女根本不该去想那些事吧,作爱不过是为了产下后代而已。

岳母年轻轻的就跟守寡没什么区别,家里根本没有男人,长久禁欲思想或多或少有些变态。

我越想越气,小颖是多么可爱的女孩啊,如今却被母亲给毁了。我对眼前这个妇人越来越反感:“知道吗,和您女儿作爱我连性交姿势都不想换,没那付心情啊……”

我对自己的判断有了相当的自信,因为岳母的表情告诉了我一切,毕竟她生活在二十世纪,当前的一些家庭问题不可能不接触到,因性爱不和谐导致的家庭破裂她也不可能不有所耳闻。

现在我们的角色完全互换,刚刚咄咄逼人的她内心深处似乎更多的在检视自己育女的不完整性,我内心又浮起更强烈的报复感,凭着自己的推断喝斥岳母根本就不是合格的母亲完全把爱女当做一个圣女抚养。

用词越来越下流,最后竟大骂岳母因自己得不到性满足而令自己的女儿完全隔绝性知识……平时的风度早抛到九霄云外。也许,自从和小颖上床后实在太压抑了。岳母实在听不下去我的污秽语言气得脸庞发青,颤抖的指着我。

“流氓,你这个畜生……”

“没错,我是畜生……”

一种更加残忍的报复计划涌现大脑,尽管我知道不能完全怪岳母,尽管我仍爱着小颖,右手却已捉住岳母的手腕,也许,最近我真的变态了……

车库里有挣扎的声音,还有“救命”的呼声,我不要你的命,我只想侮辱你!

我心里嘲讽着,岳母的右手腕被我反扭在背后,左手向前将她的头颅按在汽车引擎盖上,身体呈90°弯曲在车头前,我右手牢牢的扭着岳母的手腕又向上一提,岳母的上身被压在引擎盖上再也直不起声来。一双健康饱满的美腿在地上乱蹬,我解下领带又把岳母的左手也反扭到背后利用牙齿将岳母双手反绑。

岳母虽尽力反抗却根本无济于事,大声咒骂着却连最普通的脏话也不会骂,车库隔音的,任你怎么求救根本无济于事。

虽是如此我也大感心烦,掏出手绢揉成一团塞进岳母口中,一切停当后我右手按住岳母的上身令她趴在车头上,左手撩起裙摆摸到内裤就往下扯,内裤脱离岳母雪白屁股的时候明显感到躯体的挣扎,我用最快的速度将内裤从腿上褪下来装进裤兜。

洁白光滑的大腿在我面前颤抖,左手解开皮带把自己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脱掉,就在龟头抵在那条肉缝的时候我有点害怕,但很快疯狂的迁怒于人的念头又占据了上峰,我把龟头抵在岳母阴道口上来回摩擦,岳母的阴户神经质的震颤着,很久没尝到男人滋味了,也许真的很不习惯。

岳母的屁股始终在顽强的抗拒着不停扭动,看着岳母的身躯无助挣扎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满足感,这种感觉迅速化做一股欲望,肉棒在阴道口几经摩擦后逐渐发紫变硬……

虽然岳母内心绝对没有作爱的欲望,但经龟头摩擦阴道却条件放射也有些湿滑,我用膝盖顶住岳母的大腿尽量不让它们动荡,一手仍按着岳母,另一只手捏住龟头往岳母阴道狠命捅进去。

“嗯……呜……”

肉棒刺进阴道深处的时刻,岳母全身颤抖,嘴里堵着手绢只能从喉咙处发出声音,耻辱的泪水印满脸颊。我将岳母的裙摆完全翻上去,雪白的屁股和大腿完全暴露出来,我大力将肉棒刺进去又拔出来,次次全根没入。

岳母无助的娇躯任我冲撞,阴道虽然仍有些干涸却完全不能阻止我粗大肉棒的侵入,岳母的阴道始终没有溢出大量淫液,她是个坚强的女性,此时此刻只有耻辱和痛苦,根本不会产生快感。

我的肉棒像一辆发拉利在跑道上飙车似的在岳母阴道内急速飞驰,龟头不断摩擦阴道壁,岳母娇躯随我的冲撞有节奏的晃动,一阵狂风骤雨的猛干,岳母几乎完全停止了抵抗,屁股还在扭动像在摆脱我肉棒侵虐,又像在迎合我的撞击,我怀疑那是一种无须猜测的自然反应。岳母是不是有反应了?

趁着岳母放弃抵抗我得寸进尺,双手伸到岳母胸前将衬衣纽扣解开,把乳罩往上一推,一对圆润的乳房好似挣脱束缚一样弹出来,我两手分别握住一只乳房揉搓乳头。

女人的乳房真的很奇妙,居然能传达性快感的信息,乳头已经变硬……我有些诧异,没有前戏,反应会那么大?很久没被男人干了也难怪。

突然之间我有点同情岳母,我发现自己此刻报复的念头越来越弱,取而代之的却似乎是一种享受,男女之间纯性爱的享受,我到底在干什么?

我放开岳母的乳房站直身体一边大力抽送一边从后面看着岳母半裸的娇躯,岳母的双腿……啊……怎么会这样?岳母的脚后跟离开了地面,踮着脚尖,修长的美腿肌肉蹦紧,呈现一种健康的性感。

几只脚趾从凉鞋鞋尖伸出来抓住地面,脚趾充血变成了粉红色,随着我肉棒的挺进岳母时而把身体重心移到左脚时而移到右脚,分别让两只脚休息以便身子能更长久迎合我的蹂躏。分泌物越来越多,肉棒插进去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

我侧过头看了看岳母的表情,闭着双眼,每次撞击眉头都会一皱头发随即一甩。这哪里是痛苦的表情,分明在享受啊,岳母真的有反应了。

我的动作虽然还是那么粗鲁,但心中柔情却越来越浓,我身体前倾把头伏在岳母耳边轻声说,“伯母,您不叫唤的话我就把手解开。”

岳母闭着眼睛点了点头,我把领带解开又把岳母嘴里的手绢扯出。嘴里可以发声后立刻呻吟起来,岳母双手被捆缚已久早已麻木无力的前伸放在车头上,腰也酸了吧?

我突然有点内疚随即拔出肉棒,我默默的把岳母扶起转过身来抱着她的腰身一提让岳母面对我坐在车头,岳母长时间站立全身肯定都没有了力气,双手绕着我的脖子无力的将头靠在我肩膀上,嗯!小鸟伊人……

我分开岳母大腿再次把粗大的肉棒刺进去,双手把岳母的衬衣脱去,顺便把乳罩解开。下身毫不怠慢仍用劲抽送,舌头舔上了岳母的乳头,岳母把呻吟声压在喉头之下,一双大腿钩着我的腰身随着肉棒撞击前后摆动,肉棒在阴道内猛力突击,龟头每次都几乎撞击到子宫口,包皮刮着阴道壁的感觉实在刺激。

几百次抽插令我筋疲力尽,我的舌尖吻到了大汗淋漓的香颈、脸颊、耳垂……岳母鼻息毫无规律的喘息,呻吟难以阻止的从口腔里发出,为了掩饰张口咬在我的肩膀上,“啊!”我大叫一声,为排解痛苦肉棒用极高的频率往岳母阴道内拚命冲撞,几十下之后再也忍不住紧紧抱着岳母的后背就欲狂泄。

岳母意识到我已忍不住像受惊一样突然推着我的肩膀急促的说:“不,不要……不要射在里面……”

我不敢造次但已完全无力控制精关急忙拔出来,龟头刚离开阴道立刻吐出精液全部喷洒在岳母小腹上。我无力的把头靠在岳母身上闭上了眼睛,岳母抬起我的头把舌头伸进我嘴里裹住温柔的允吸着,那感觉令人销魂。

我把衬衣穿在岳母身上整理好乳罩,又用手绢仔细擦去岳母阴部的爱液,自始至终岳母都把手撑在后面默默的任我整理,头微微后仰嘴角居然挂着满足的微笑。为什么母女俩会有那么大的区别?小颖完事后要能这样……

我把岳母从车头上抱下来,极其尴尬的不知所措,云雨之后一切回到现实,岳母打开车门钻进去整理内衣头发,我根本不敢看。

心中忐忑不安,我只能基本断定岳母清醒后绝不会像没教养的女子般对我大喊大叫,但还会发生什么我根本想像不到。接下来的时刻我对度日如年有了深刻的理解,就如几个世纪一般岳母终于整理完毕。

“彭”门开了,我头低着不知接下来该干什么,可以肯定的是一定要说点什么,否则……

“把我的内裤还给我……”

岳母的声音恐怕比蚊子叫声还小,内裤?内裤还在我口袋里呢,我一回头,目光对视俩人的脸立刻红起来。真是要命这么尴尬以后怎么收场?

“啊!内裤在这里,不过脏了,等我以后洗干净再还给,访问 www.01614.com 有更多成人内容,你吧……”

我实在不想让空气那么窒息,死马当活马医吧,开个玩笑缓和一下。岳母的脸更加红了,脖子都未幸免,不知其它部位会不会红?

半个月后……

那天是怎么过的我也说不清楚了,也许又过了个把钟头小颖才回来,我和岳母有足够的时间调整状态吧,或者说我的随机应变能力还经得起考验。

岳母就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只是不敢和我对视。小颖不是那种喜欢刨根问底的长舌妇,她从来只做符合自己身份的事。

之后再也不敢去她家,和小颖仍然继续交往着,数次从小颖嘴里套话都没发现岳母说过什么。慢慢的我渐渐刻意忘记这件事情,一切似乎重新归于平静。

又过了半个月当再次见到岳母后很多事都变得更加莫名其妙了。

小颖再次邀请我到其家做客,这次我无法拒绝,因为她将去外地进修为期两个月……

岳母不在家,也许是逃避吧!当我和小颖共进晚餐的时候小颖告诉我岳母有事出去了晚上才回来。

举止那么高贵,普通家庭用餐都那么像模像样就跟赴一次盛宴一般,过了一会小颖很抱歉的告诉我医院打来电话有紧急事故需马上回医院,叫我不必急着回去在家里玩一会,等岳母回来后和她打个招呼。

女如其母,估计最近我老推脱不去她家,她怀疑我和岳母沟通不够吧?真是懂事的女孩。我立刻起身准备告辞,但身体离开沙发的那一刹那突然有个古怪念头,连忙答应,刚送走小颖就迫不及待的冲进岳母房间到处查看。

尽管我认为事情过去了其实潜意识里仍然知道是自己骗自己,岳母哪怕暗示我或者自己女儿劝我们别在交往下去,其实我认为也不失为一种解脱,但问题是岳母一直当作什么事都没有令我我心中总不平静,看看岳母的房间有什么东西能给我些许